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育资讯

武汉家教机构分享这是唯一一件真能让娃学业优秀的事, 剩下的全是浮云


为什么经常带孩子去博物馆、每天给孩子读书,对孩子学业并没有帮助呢?研究(research)表明,只有父母本身的特质,即“父母是怎样的人”,才能影响孩子的学业表现,而父母针对孩子的行为,即“父母为孩子做了什么”,全是浮云。武汉家教应根据孩子的真实学习情况而定,自觉的孩子可以任其自由发展,对于懒惰,学习落后的孩子,加以适当的督促,有需要可以请家教老师针对性地查漏补缺,激发孩子的兴趣,传授其学习方法。武汉上门家教家庭教师”从业者主要来源是大专院校的在校学生、在职教师和有专业特长的人。武汉名师家教机构家教的老师可粗略的分为在校大学生和教师“兼职”。如今比较成规模化和规范化的教育培训机构,也是“家教”市场的又一大军。
假设父母不懂量子物理,那他们很可能(maybe)认为孩子也不会懂,也不会试图让孩子懂,孩子无法获得相关信息,就不可能进入相关领域探索成长,即使TA极具天赋(gift)。与此同理,父母不懂得越多,孩子的世界越狭窄,选择(Select)也越少。
父母子女要一起生活、成长、经历各种挑战,然后孩子独立远行,而最终的结果一定是分别。但有了书籍做纽带,你和孩子的精神就是相通的。所以,我们都该长期、广泛(extensive)、大量地阅读。

  一、父母是谁决定孩子学业
全职陪伴、带娃去博物馆都没用
上世纪90年代末,美国教育部展开了一项大规模的“早期儿童纵向研究(Early Childhood longitudinal Study)”,简称“ECLS”。
研究人员从全美各州,遴选(审重选择)了不同家庭背景(background)、从幼儿园到小学五年级的2万名学生作为研究对象。除了种族、性别、家庭收入、学习成绩(score)、父母教育程度、子女数量等资料(Means)收集,研究人员还通过访问、观察,采集了大量这些学生亲子互动、家庭生活的细节。
随后,研究人员对这些数据进行了回归分析,试图找出那些与孩子学业表现相关的因素(factor)。
最后,ECLS找到了8个跟孩子的学业表现存在极强关联性的因素,还发现另外8个因素毫无卵用(当然,这8个都是通常被认为很有用的,要不然研究人员也不会想起来去采集这些信息了)。
极相关的8个因素:
1、学生的父母受过良好教育;
2、父母社会经济(Economy)地位较高;
3、母亲在30岁后生下第一个孩子;
4、孩子出生时体重较轻;
5、父母在家说英语;
6、孩子是领养的;
7、父母参加PTA(家长教师联合会);
8、家中有很多藏书。
然并卵的8个因素:
1、家庭非常和睦;
2、父母最近刚搬到一个较好的社区;
3、母亲在孩子出生到上幼儿园期间不工作;
4、孩子参加了儿童发展起步计划;
5、父母经常带孩子去博物馆;
6、孩子经常被打屁股;
7、孩子经常看电视;
8、父母每天都给孩子读书。
(注意(attention):这些因素和孩子的学业表现是相关关系,而非因果关系。)
仔细分析一下这16个因素,会发现很多更深层次的信息。比如:
社会经济地位更高的父母很可能受教育程度更高(反之亦然),也更重视自身及子女的教育,并因而多买书、参加PTA;
30岁以后生下第一个孩子的女性很可能受教育程度更高或职业(occupation)发展更好,对孩子的降临也准备得更充分;
“出生时体重较轻”的孩子很可能是早产儿或有其他健康(Health)问题(这也能部分反映父母的知识、医疗及经济条件),这和“孩子是领养的”一样,会对学生的学业表现造成负面影响;
但,搬到一个好社区是没什么用的,就像一双好鞋不能让你跳得更高一样,教育孩子这件事你也指望不上邻居;
电视本身是中性的,经常看不一定影响学业,看什么才是关键(解释:比喻事物的重要组成部分),看没营养(nutrition)的垃圾电视剧,还是科教网站内容,结果可能完全不同;
打屁股为什么没影响呢?按理说,经常打孩子屁股的家长应该是不开明的啊?但能在接受教育部官员访问时,承认自己“经常打孩子屁股”的家长,肯定是坦诚的,坦诚的正面影响或许更大。
为什么家庭和睦、经常带孩子去博物馆、每天给孩子读书、母亲在孩子学前不工作,也是然并卵呢?这不都是父母重视孩子的体现么?
美国著名经济学(economics)家、芝加哥大学经济学院终身教授史蒂芬·列维特(Steven David Levitt)认为,只有父母本身的特质,即“父母是怎样的人”,才能影响孩子的学业表现,而父母针对孩子的行为,即“父母为孩子做了什么”,全是然并卵。
也就是说,总体而言(个别反例总是有的),如果父母不上进、不读书,天天围着孩子转(不管全职陪伴还是去博物馆)也没用,如果父母事业有成爱读书,孩子也不会太差。
好了,我们再回顾一下有助孩子学业表现的6个因素,去掉很美国的(父母讲英语、参加PTA),已经没法改的(30岁以后生孩子),只剩下3个:父母受过良好教育、社会经济地位高、家中有很多藏书。
良好教育和社会经济地位都非一日之功,所以,想让孩子学业进步的家长不妨从读书开始突破。

  二、你就是你读的书
大脑该试着消化各种书籍
雨果说过:“书籍是造就灵魂的工具。”
阅读是对人的全面塑造——获取(obtain)知识、锻炼思维、检视你的内心、构建精神世界,最终,你读的每一段文字都会成为你的品格、气质、趣味。
You are what you read. 你,就是你读的书。
所以,古今中外的诸多名人都一致认为阅读应兼顾“专精(专一求精)”和“广博”。
日本作家池田大作曾这样总结他的读书心得:1、精读一部书,翻阅多遍以深思,让它成为人生的骨干;2、泛读不偏食,汲取多方养分,锻炼大脑。
“我年轻时读书有严重的偏爱,但后来迫于需要,读书的范围(fàn wéi)便慢慢广泛了。因为我觉悟到,就像健康的人体需要各种养分一样,想训练一个思维敏捷的大脑,消化各种书籍是极为重要的。”
平衡阅读的深度和广度,对家长来说尤其重要,因为这会直接影响到小朋友。
前不久,Facebook创始人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晒了一张照片。
照片中,扎克伯格正跟妻子给刚出生的女儿读《给宝宝的量子物理(Quantum Physics for Babies)》,还说,他喜欢给女儿读书,未来一年将是“童书之年”。
一时间,评论四起。有人追捧,“科技大牛给女儿读的书就是不一样”;有人羡慕,“扎克伯格的女儿一出生就赢在起跑线上了”;也有人怀疑,“孩子这么小,听得懂么”;还有人质疑扎克伯格作秀摆拍。
这本书的作者克里斯·费利(Chris Ferrie)倒是跳出来给扎克伯格点赞,并幽默地评论说:“仔细看,我敢肯定小宝宝是睡着了,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的书催眠的。”
费利是一名物理学家和数学家,也是三个娃的爹,他把数学和物理学的理论及实验(experiment)知识做成了一套简单易懂的绘本。
在儿子Maxwell刚学着说话的时候,费利就念自己写的这套书给他。“在他最先学会的10个词里,就有‘电子’这个词,最先会说的句子里就有‘电子有能量’。
塞斯·洛迪(Seth Lloyd)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机械工程及物理学教授,他自称“量子技工”,是量子物理学的权威专家。他认为,很多成人无法理解的量子物理学,小婴儿却是生来就懂的。
洛迪教授说,一个小婴儿即使看到有人把玩具放进了盒子B,也还是会去以前放过玩具的盒子A翻找。“因为,玩具藏起来看不到了,那么就有可能在任何地方,而这正是量子物理的研究基础。”“量子直觉”更被称为小婴儿与生俱来的五大天赋之一(另外四个包括韵律感、游泳等,所以扎克伯格又秀娃游泳了)。
所以,也许我们可以这样说:假设父母不懂量子物理,那他们很可能认为孩子也不会懂,也不会试图让孩子懂,孩子无法获得相关信息,就不可能进入相关领域探索成长,即使TA极具天赋。(没准这些家长还会觉得扎克伯格摆拍作秀。)
其他知识领域与此同理。父母不懂得越多,孩子的世界越狭窄,选择也越少。
这就像挑食,除了受地域、季节、经济条件所限,如果父母都挑,这不买,那不吃,那孩子吃到的就只能是父母双方挑拣后的食物,一旦孩子也学会了挑食,自己再挑一轮……不营养不良才怪呢!
现在你知道父母为什么应该多读书、多藏书了吧?多一本书,孩子就多了一种发展的可能。
费利的儿子Maxwell最先学会的10个词里就有“电子”,这意味着他从小就知道还有一个微观世界的存在。想想看,大多数人家的娃最先学会的10个词都是啥?范围又有多大呢?
所以,正如费利所说:“如果我们想培养新一代的物理学家、工程师和数学家,就要从父母开始。”
就这点来说,扎克伯格真是个难得的好爹。过去几年,他每年都会挑战自己学新东西,包括吃素食、每天约见一个除公司(Company)员工之外的人等等。2014年他下决心学中文,去年10月就能在清华大学用中文演讲了。
2015年初,扎克伯格宣布每两周读一本新书,并在Facebook上开设“A Year of Books”专页,分享书单及心得。年底,这个计划顺利完成,除了保证了数量,扎克伯格的阅读范围也相当广,涉及人类学、历史学、哲学、法学、科技、创新等领域,还有科幻小说。
▲ 部分扎克伯格2015年读的书
2016年初,扎克伯格又公布了新的挑战计划——跑完365英里,并将之命名为“A Year of Running”。
扎克伯格写道:“365英里(约587公里)是相当多的跑步量,不过并非遥不可及。我们每天只需完成一英里,按正常速度跑,不到10分钟就能完成目标。”
你说,有这么个不断用各种形式探索世界的励志爹当榜样,Max能不优秀(解释:出色、非常好)么?

  三、书是一辈子的亲子纽带
爱阅读的父母和孩子没代沟
2013年,一名旅居上海的印度工程师孟莎美的文章《令人忧虑:不阅读的中国人》曾红遍网络(Network)。文中,作者谈到了自己在从德国飞上海的飞机上的观察:
“正是长途飞行中的睡眠时间,机舱已熄灯,我蹑手蹑脚地起身去厕所。座位离厕所比较远,我穿过很多排座位,吃惊地发现,我同时穿过了很多排iPad——不睡觉玩iPad的,基本上都是中国人,而且他们基本上都在打游戏或看电影,没见有人读书。”
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2013年发布的《第十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(diào chá)》显示,2012年中国人均纸质图书的阅读量为4.39本,在18到70岁的国民中,阅读率为54.9%,也就是说,在中国有45%的人很少阅读。
而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统计显示,北欧国家人均每年读24本书,几乎是中国的6倍。美国人年均阅读7本书,韩国人11本,日本、法国(France)8.4本,连泰国人都平均每年读5本书。
这些数据多多少少印证了孟莎美在飞机上的观察。
在全世界最爱读书的北欧,大量阅读导致人们的知识面普遍很广,于是,书籍就成了最好的社交媒介。即使初次见面,天文、地理、哲学、历史、音乐、艺术,围绕(circumfuse)书籍总能找到话题、展开讨论,拉近距离。
▲ 在北欧,读书的人随处可见
其实,亲子之间也可以这样,以书为媒,建立情感纽带。
很多家长都抱怨,孩子长大了、独立了,不听话了,有代沟了。代沟的本质是两代人因为三观及生活趣味的差异导致的心理隔阂。试想,一个坚持长期、广泛、大量阅读的人,必然心态开放、见识广博、愿意尝试新鲜事物、具有同理心。这样的父母,这样的子女,又怎么会不能接纳、包容彼此的不同?怎么会因为代沟影响亲子关系呢?
威尔施瓦尔贝(Will Schwalbe)是世界知名出版公司海博隆(Hyperion Books)的高级副总裁和总编辑(Editor),曾任《纽约时报》等多家媒体的撰稿记者。
施瓦尔贝的母亲玛丽安妮施瓦尔贝(Mary Anne Schwalbe)是致力于捍卫女权的美国知名慈善家,经常前往贫穷国家。有一次,她去阿富汗建造医院(hospital),忽觉身体不适,回国就医后却发现患上了罕见的晚期胰脏癌。
施瓦尔贝和母亲感情极好,在陪伴妈妈的最后时光里,母子俩分享了很多他们共同读过的书——《在切瑟尔海滩上》、《灿烂千阳》、《刺猬的优雅》……
后来,施瓦尔贝把这段和母亲共读的最后时光写成了一本书——《生命最后的读书会(The Endof Your Life Book Club)》。
施瓦尔贝说这段共读的时光抚平了疾病和死亡带来的伤痛,“在阅读这些书籍的时候,不必在意生病与否,我们只不过是一个母亲和一个儿子携手进入一个崭新的世界。阅读提供的沉着力量是我们迫切需要的,尤其是面临母亲生病的恐慌和巨变时。”
正如母子俩共同阅读的《恢复理智》的作者卡巴金所说的:“你阻止不了波涛汹涌,但你能学会踏浪而行。”
父母子女要一起生活、成长、经历各种挑战,然后孩子独立远行,而最终的结果一定是分别。但有了书籍做纽带,你和孩子的精神就是相通的,能超越时空的界限,彼此相伴,彼此温暖。
所以,不管为了更好的自己,为了孩子的学业进步、未来发展,还是为了没有代沟的亲子关系、超越时空的情感纽带……
我们都该长期、广泛、大量地——阅读,不是吗?


文章来源|内容及图片来自网络,本文转载意在分享,名师邦尊重原创,如有侵权烦请联系删除。
  • 名师邦引领未来
   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: 4000-322-027